清疏w

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
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
——————————
全职tag-清疏的全职笔记本
闲话tag-清疏的闲话本
练字tag-清疏的练字本
——————————
不用这个号了别看了。

【全职/推文】一份喜欢的全职同人作品安利

一直以来都是个全职杂食党,从去年开始断断续续看了好多文章,也从来不吝惜小红心小蓝手。前几天清点了一下喜欢,惊讶地发现已经破一千了。LOFTER没有在喜欢里搜索文章的功能,很多时候突然想起一篇文来很难找。所以在这里做一份归档整理,仅代表个人喜好,不占CPtag。给太太们表白。

大部分都是完结的HE,未完结和BE会标出来。

还是预警一下:很杂食,有各种拆逆,仅代表个人喜好,不要撕谢谢。

没整理的cp就是不吃啦

cp按顺序:

韩张/双花/林方/喻黄/魏喻/喻魏/张安/王乔/包罗

all叶/周叶/黄叶/王叶/翔叶/方叶/张叶/邱叶/陶叶

叶all/叶周/叶黄/叶王/叶翔/叶蓝/叶张/叶喻/叶乔/叶安/叶皓

杜柔/莫橙/魏果

多cp/系列文

(整理完这个我才发现我实在是太杂食了……)



全职粮食向:

全职里一些容易被混淆的设定

全职账号名出处

[原文合集]他们怎么样诠释他们的荣耀

一路走来 兴欣战队队史

[全职]生日及年龄整理

[整理]荣耀24职业技能说明及等级,护甲精通,部分操作技巧及战法



友情向/无cp向:

作者:星尘深处

[全员]出征 首届世邀赛背景

[全员]荣耀世界赛采访报道

[全职高手][一叶之秋→叶修]致失忆自己的一封信

[全职高手][叶修个人/绝症梗]良夜 上  


作者:执笔行凶

很喜欢这位太太的全职人物评价,详尽贴切。

tag“人物与香水指南”

tag“练笔速涂”


荣耀战术讨论群 心脏4+1友情向

[林敬言&方士谦]谦言万语 一个超棒的吐槽节目 微林方(方锐)&王方(方士谦)

对周杰伦好一点 我不知道怎么介绍这篇文哈哈哈哈

[四期心脏组]三人行,左右不直 喻张肖友情向  拍板韩张,暗示喻王

[荣耀论坛]有没有那么一瞬间让你突然改变了对某个大神的看法? 论坛体

[全职/一期组]那些年直播过的远古大神们 一期中心

我们七期掀起惊涛骇浪 七期中心

[全职七期/欢乐向]围炉夜话 七期的熊孩子们

[叶修中心]荆棘王冠 刘皓主视角

[叶修中心]电竞明星如何固粉?  知乎体

[世界赛]决赛前夜 叶修张佳乐友情向

叶修的十句名言,答应我只许看不许哭

关于张佳乐的100条



黑遍全联盟:

强推的一位太太:一把废伞

[黑遍全联盟]狗带的你画我猜

[黑遍全联盟]国家队的英文名

[黑遍全联盟]那些联盟男神们不为人知的故事

[黑遍全联盟]荣耀年度总结

[黑遍全联盟]荣耀四六级

[黑遍全联盟]猜词游戏

[黑遍全联盟]我问我的男神,今天怎么不开心

[全职无cp全员向填词]破晓 私心加上这首超棒的填词(不是黑遍全联盟系列)


另一位喜欢的太太:游客二十二

[黑遍全联盟]不会编故事就不要胡编否则会出人命的

[黑遍全联盟]震惊!你们不红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这个……

[黑遍全联盟]你们游戏群到底什么时候解散


[黑遍全联盟]论那些神奇的架空同人文

[黑遍全联盟]骰子是世界的珍宝

[黑遍全联盟]《荣耀》杂志编辑部?记者常某带你一探究竟!

[黑遍全联盟]张佳乐和他的小辫子

[脑洞]当全职高手遇上轻小说



韩张:

粮食向:长流细水,下有江河——说说霸图正副队长


两个超级棒的画手太太:基·茶 (十五条)和sugar mountain(adling)


作者:漠花(樱织)

[韩张]海珠

[韩张/双花]keep out 唯一入了本子的全职同人!强推!tag“keep out”


作者:南霓弯

[韩张]提壶 强推,土匪韩x少爷张,更新中,民国背景,有林方双花喻黄

[韩张]不苦——题 超甜的原作向

[韩张三十天]拙 校园paro,不良少年韩x腹黑学霸张 更新中


作者:焚砚

[韩张]声声降 

[韩张]岁月如歌


作者:蓁川暮萤 一位长情高产的太太!

[韩张]山河故梦 民国黑道paro

[2018张新杰生贺/韩张]南风知我意 古风军文

[韩张]霜序 哨向设定

[韩张]一念 双线叙事 有双花/林方林/叶王

[韩张/双花/叶王]烟波江上 古风武侠


[韩张]老爸  一方去世注意 有林方

[韩张]一心人

[古风架空/韩张]关山雪未销

[韩张]双梦 有双花/林方

[韩张]霸道总裁爱上我(abo) 副cp双花



双花:

前男友 BE预警

[双花]盛夏光年 原作向长篇

[双花]忍冬 原作向长篇 有虐

[双花/ABO]知与谁同 一个不太活泼的乐乐



林方:

[林方林]坚定的锡兵

[林方]人人都爱林敬言 有双花

[林方]方锐的秘密

[林方]大好青春 你即我荣耀

[林方]Merry Christmas

[林方/十二赛季妄想]言可尽 

[林方]半生相遇



喻黄:

作者:桃花饼

[喻黄]真的是鱼喻文州

[喻黄]专业卖腐喻文州

[喻黄]双向单恋


作者:一路春白

[喻黄喻]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 无论过了多久这篇文总是很戳我泪点……

[喻黄]First Kiss

[喻黄喻]鲫鱼姑娘 上   

[黄喻]重返十七岁


[喻黄]长与久(R18)

[喻黄]战术失误(有BE双花)

[喻黄]破晓歌 转会梗慎 很虐

[喻黄]遇热变狗喻文州 如果喻文州变成了狗……



魏喻:

作者:华音花事

[魏喻魏]时间定律 BE预警

[魏喻]不见 BE预警

[魏喻]而此刻相见 《不见》的HE番外


[魏喻]八千里路 原作向abo 筹备结婚梗



喻魏:

[喻魏]山那边没有海



张安:

[张安]SenseX2



王乔:

作者:将烨

繁星和你(已完结) 

孤屿和你(更新中) 链接为tag


[王乔]再相识

[王乔]微茫

[王乔]让另一个我来告诉你 原作向 平行世界穿越

[王乔]离离

[王乔]此间的少年 更新中 tag“此间的少年”



包罗:

[包罗]背你?



all叶:

作者:杳杳钟声晚

全联盟叶吹访谈录(每篇独立不相关,连起来为一个系列 强推)

喻叶篇   翔叶篇   邱叶篇   周叶篇   黄叶篇   乔叶篇

[all叶]他生未卜此生修 群穿梗 更新中  tag“2333年荣耀公司”


作者:悠悠堇

[all叶]可爱的他和他

[叶修生贺]非典型厚黑学


作者:好梦留人睡

[all叶]苦相思 tag“苦相思”

[all叶]长相忆 更新中  tag“all叶长相忆”

[叶修中心]叶修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all叶]那天张佳乐穿越了,带回一本《全职高手》



叶:

粮食向:[周叶]一发来自荣耀巅峰的安利


作者:小乐清水子

[周叶]愿赌服输 (链接是结局章,因为第一章被屏了)赌场paro,有特别戳心的虐情节,结局HE

[周叶]The Scientist 原作向未来 长篇


[周叶]秘密(第十区论坛地址)

[周叶]永生之泉

[周叶]叶说

[周叶]恋爱敏感体

[周叶]爱情没有终点  tag“爱情没有终点”

[周叶]那么远 那么近



黄叶:

作者:脱水仙人球 吹爆这位太太!

[黄叶]童话串烧 很甜的童话梗

[黄叶]你的生日(第二人称)

[黄叶]一个从天而降的伴侣

[黄叶]等待是件辛苦的小事


[黄叶]旁友,你听说过国安吗?

[黄叶]流光十年

[黄叶]日记批注

[震惊!]国家队全员老龄化竟是因为…… 全员老龄化梗

[黄叶]黄笑笑成长日记

[黄叶]你是不是傻

[黄叶]有关黄少天和叶修的一百件事

[黄叶]一诺千金



王叶:

作者:千云  一位十分高产优质的太太!

这位太太的习惯是每篇文开一个子博客,下面都是子博客链接

[王叶]一往而深 原作向

[王叶]祸不单行 非原作向 半游戏半现实

[王叶]于光之中 全息拟真网游测评梗


作者:Rosewater

[王叶]关山结缘  误会和口是心非  tag“关山结缘”


[王叶]霸图全明星现场拆台二人组

[王叶]我没有和相亲对象一起称霸B站的意思

[王叶/all叶]偷情



翔叶:

[翔叶]宿命论 更新中  tag“翔叶宿命论” 特别喜欢的一篇原作向

[翔叶]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你

[翔叶/all叶]穿越刷个好感度  tag“穿越刷个好感度”

[翔叶]全世界都以为我们关系不好

[翔叶]脑内系统这种东西坏了也能修吗?  好感度系统设定

[翔叶ABO]叶落 很喜欢的一篇原作向

[翔叶]辣椒精和龙虾妖的爱情故事

[翔叶/唐林]年下的郁闷



方叶:

[方叶]回头 生离死别莫回头

[方叶]青春 长篇 单向暗恋转双向



张叶:

[张叶]这件事不在张新杰的计划之中



邱叶:

[邱叶]飞电

[邱叶]过海 《飞电》番外



陶叶:

[陶叶]分手快乐 特别好看带感的一篇文

[陶叶]好梦如旧 陶叶和好梗 有r18



叶all:

[叶all]水胡传 (未完结大概是坑) 几乎全篇r18,但文笔十分侠气带感


作者:evergreen

攻陷叶修特别行动组(哨兵向导AU)

背景

叶周线-初恋这点小事 

叶乐线-因为你最善于等待

叶张线-假如爱有天意


作者:不夜橙

[叶all]是童话就该有个好结局  精校下载版

强推 冒险灵异向 略烧脑

一篇一点都不ooc的既走肾又走心的叶攻文


[叶all]微博问答



叶周:

作者:蓁蓁

[叶周]知此意

[叶周]后来


作者:焚砚

[叶周]送你一颗子弹

[叶周]于无声处

[叶周]生命线 生命线游戏设定


作者:重归于光

[叶周]叶修是宇宙级直男

[叶周]运势之王

[叶周]测基仪 上   

[叶周]真巧,你也在这个论坛啊(论坛体) 那句“对 不喜欢”我真的呜呜呜呜


[叶周]你的主人是笨蛋吗 原作微架空背景



叶黄:

画手:kic 这个画风超可爱!

[叶黄]love line 双向暗恋

[叶黄]岁月如歌

[叶黄]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周泽楷

[叶黄abo]你瞒我瞒 原作向长篇

[叶黄]你走以后 BE预警 一方死亡

[叶黄]花吐症

[叶黄]这个男人养了一只花栗鼠

[叶黄]心照不宣 有喻魏开放结局 原作向



叶王:

作者:北都

(系列)投我木瓜  人不风流枉少年  江湖夜雨十年灯

当归

有枝  有乔高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王不留行 上      西幻paro BE预警

看过最棒最带感的非原作向叶王文


[叶王]老王叫我来提亲(条漫) 有乔高

[叶王]最后一根烟

[叶王]白驹1  2

[叶王]春秋一炉火 BE预警

[叶王]领队我们不约

[叶王]黄少天觉得叶修实在太偏心

[叶王]就算是作者也猜不到故事最终的走向

[叶王]王杰希的发布会

[叶王]不温柔恋爱

[叶王]叶修:我去跟大眼过日子

[叶王]买凶杀梗求叶王 特别魔性搞笑逗比的一篇文章

[叶王/喻黄]全真道长王杰希

[叶王]天若留行 原作向长篇完结 战斗场面特别棒!tag“天若留行”



叶翔:

[叶翔]大石碎胸口1  2

[叶翔]深陷敌营

[叶翔]写给你的信



叶蓝:

[叶蓝主全员]关底boss

[叶蓝]荣耀·十三区

[叶蓝/国际赛妄想]当我们谈论夏天的时候 原作向第一届邀请赛设定

[叶蓝]夫妻任务 一篇从头到尾充满欢乐气息的文



叶张:

粮食向:张新杰人物分析+叶张假想

[叶张]暗地里的影子  私心说这是我看过最好的一篇狼人杀描写!

[叶张原著向]有时候

[全职/叶张]只拐不卖 原作向未来



叶喻:

[叶喻]叶修和喻文州灵魂互换的一天

[叶喻]与你一生

[叶喻]爱与诚



叶乔:

作者:午后迷迭香

[叶乔]偕行 原作向未来设定


叶乔ABO 一厢情愿 

[叶乔]吐槽君/我该怎么和我的前辈说我喜欢他?

[叶乔]吐槽君/关于刚才那个告白,哥接受了



叶安:

[叶安/王方]别人家的治疗 更新中



叶皓:

[叶皓]The Velvety Ending ABO 第一人称



杜柔:

[杜柔]喜欢你,我也是



莫橙:

莫凡日记



魏果:

[魏果]烟霞 BE预警



多cp/系列文:

[全员]反话联盟(叶蓝/喻黄/双花/林方/周江/卢刘/韩张/孙肖/双鬼/方王/包罗/柔果)

有一群戏精朋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恶搞向,叶王/韩张/喻黄)

[多人短篇]八一八老荣耀圈那些温暖的小事(昊翔/韩张/双花/黄喻/修伞)

[全员向/多cp]百鬼夜谈 鬼故事注意(个人觉得不恐怖)

王不留行你的斗篷里到底装了多少东西 荣耀大陆paro

[霸图全员]见鬼的! 鬼故事注意(韩张/双花/秦白,林方自由心证)

[全员向]满腹诗文黄少天(喻黄/韩张/双花/方王/林方/昊翔/周江)

隔壁今天消停了吗(韩张 江周 双花 abo)(后期有锋远,昊翔)

潜龙勿用(心脏组 叶喻/张肖/方王)超棒的一篇!


(ABO)荣耀联盟外传(伞修/双花/林方/韩张/周江/昊翔/方王)

1-5  6-10  10-15  16-20


昨夜微霜初渡河(古风玄幻系列)by 江月何曾皱眉

之一·[叶蓝]绘魂扇  之二·[喻黄]点睛笔  

之三·[双花]罗雀枝  之四·[林方]梨花春  

之五·[周江]濯良玉  之六·[韩张]镇命锁

之七·[乔高]星木琴  之八·[卢刘]半斛珠  

之九·[伞橙]游子歌  之十·[方王]长生局



最后加一位特别喜欢的,图文双修的太太:蛛网头

要吹爆这位太太!画和文字都很棒,常态是在逗比搞笑和狠戳人心的两种形态里自由切换……

一叶知秋 叶修叶秋中心向

花开四季 张佳乐中心向

垃圾话自习室 乔一帆小天使学垃圾话hhh

论兴欣的脸 兴欣原作向日常



以上是几乎所有我点过小红心的文啦。

之后就没什么时间在LOFTER上看文了,全职会是我呆的最后一个圈子。有幸遇到你们,有幸看过这样的好文。谢谢每一位产粮的太太。


【全职/陶叶】浮光

陶轩x叶修,注意避雷
陶轩主视角
意识流预警 

似乎有些失败的复健之作。



是第十五年了。

陶轩很少去想之前的事情,他本就不是个念旧的人。而那些旧时光里,回忆绵绵密密地爬上来织成茧,稍不注意就把他自己囫囵吞在里头。

所以他让它们都尘归尘,土归土。

这几年他一直在B市。卖了嘉世够他活下半辈子,也够他做更多想做的事。他也想过很多,摸爬滚打了一阵子,总算发现他最擅长做的还是商人。于是他就在B市安定下来,做一个本分的商人。

十年是叶修韩文清的青春热血,却只是陶轩人生中小小一段插曲。他似乎是个天生的商人,而曾经在他手里的嘉世,也似乎和那些商品别无二致。商品,可以坦荡地待价而沽坐地起价,或是贬值无用时甩卖抛售,都无需掺杂一丝一毫情感进去。

有些习惯却是改不掉了。电竞周刊一本本排在书架上,电视打开时会跳到默认的电竞频道,电脑旁总摆着熟悉的读卡器,桌面荣耀的快捷图标也没有删。那是一个嘉王朝的战法号,第一区的绝版账号卡,一水的银装,属性数据傲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网游玩家。

陶轩也没有刻意去回避叶修这个名字,于是它理所当然地频频出现在他的生活里。联盟发展十五年了,全息投影技术日臻完善,世邀赛也已经办了三届。叶修做了两届的领队,第三届甩甩手交给了喻文州,自己挂了个技术指导的头衔,美其名曰锻炼一下手残后辈。赛前采访是直播的,陶轩坐在沙发上看喻文州一如既往笑得温和不介意,现任金牌解说黄少天却气得冒烟,一串串文字泡仿佛要具象化冒出屏幕来,恍惚间又变成十几年前那个话痨小剑客。

陶轩随手刷了刷微博论坛。网上评论照旧乱七八糟,不少人抓着喻文州的手残不放,甚至有人脑洞大开议论着叶神是不是又得罪人了,像当年在嘉世里一样,战队卸磨杀驴赶走了带他们拿下三连冠的王。陶轩的手指顿了顿,点开这层的回复,不出意外又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也习惯了。他笑了一笑,坐回方正的办公桌前。电视没有关,叶修久违的沙哑磁性的声音一字一句穿透重重光影,像烟花在夜空中灿烂着炸开,驱使着他去回想十五年前的雨夜。




那天外头飘着小雨,冷得很,少年裹着明显大一号的风衣一溜烟钻进网吧里。前台的网管早认得他,直接连查身份证都免了,流水似的开了台机子给他。少年眯着眼睛道了声谢,捧着一盒方便面熟门熟路往吸烟区那边去。

网吧里的熟客陶轩多少都认得,也知道这个少年,似乎不上学也没工作,打网游倒是一等一的好。这样的陶轩也见多了,没什么稀奇,少年临去时那个笑却鬼使神差在他脑子里回放,像只餍足的猫,只顾着在他心上挠爪子。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站在少年身后了。

少年肤色很白,是种偏病态的苍白,手却非常好看,手指修长,骨节明晰,敲打键盘时发出清脆好听的声音。周围烟雾缭绕,陶轩皱着眉咳嗽了一声,少年叼着烟回头,笑了:“哟,这不是陶老板吗?也来一局?”

陶轩这才看到他面前的电脑屏幕上。荣耀,这些日子正兴起的大型网游,作为网吧老板陶轩自然也玩。他来了点兴致,扫一眼少年漏在读卡器外边的半截账号卡,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

荣耀虽开服不久,也只有一个区服,然而是游戏总免不了竞争和排行。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大漠孤烟,索克萨尔,扫地焚香这几个大名鼎鼎的账号在第一区称王称霸,高挂在各种各样的记录榜单上,陶轩怎么可能不知道。

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吗?还真是有趣。陶轩心下想着,随手开了台机子,邀了少年对战。少年一点都不含糊,也丝毫没给他这个网吧老板留面子,杀得那叫一个干脆利落,末了挑着眉问他还来不来讨教,直把陶轩一口气憋在胸腔里。

不过就这样也算认识了。叫叶秋的少年更加频繁地出入他的网吧,陶轩也慢慢开始了解他,以及跟在他旁边的苏沐秋兄妹。三个半大孩子叫他陶哥,他也笑着应。那时候荣耀已经有小范围的赏金联赛了,叶秋和苏沐秋每一场都不会错过,两个人全国各地辗转,拿回来一份一份奖金供着苏沐橙的学费。

最后一次他们带了好几份冠军奖金,和第一届荣耀职业联赛即将举办的消息回来。两个人的精神都前所未有地高涨,苏沐秋兴奋地说着已经组建成的俱乐部战队和他们的邀请,叶秋却燃着一支烟将脸转向陶轩。

“陶哥,考虑一下组个战队呗?”

孤注一掷这四个字,说什么都很难与陶轩搭上边。半辈子规规矩矩地活着,偶尔玩一局荣耀,不过是生活的调剂。可少年的眼睛里有光,一路燎原烧到他的肺腑里。

陶轩承认自己心动了——对这个提议,也对叶秋这个人。而他也知道,叶秋早就看穿了他根本没想去隐藏的所有小心思。

于是在一起成了似乎十分顺理成章的一件事。许多年以后陶轩想起这段荒唐,他想得起互相抚慰,想得起抵死纠缠,却怎么也想不起也许是消磨进流光岁月里的感情。




陶轩有时候会怀念那个时候的自己,眼中有着和叶秋苏沐秋一样的疯狂。可是荣耀职业联盟的发展让那点值得纪念的疯狂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赤裸的欲望。

陶轩毫不怀疑自己是个成功的商人,正如他毫不怀疑叶秋在荣耀上的能力。叶秋没有让他失望,三连冠,一个王朝的缔造,足以让嘉王朝的任何玩家扬眉吐气,一时之间荣耀大陆遍地都是战斗法师,都顶着一张和一叶之秋一样的系统脸。

陶轩敏锐地开始转移自己的战场,他希望和叶秋一起组一个最佳搭档,荣耀赛场和荣耀商场。联盟的商业化才刚刚起步便如火如荼,陶轩一脚踩进去,仿佛看得到无限光明与希望。

可是叶秋并没给他这个机会。签十年长约的时候苏沐秋刚刚出了车祸,叶秋红着眼眶站在他面前,态度却意外地强硬。

-工资我不在乎。我可以签一个十年的长约,条件是预支一年的给我。沐秋一辈子没过好日子,南山太冷了。我想至少让他舒服一点。

-以及,合同期限内我不参加任何商业活动,不在任何公开场合露面。

第四赛季开始,陶轩和叶秋私下谈过好多次,结果无一不是不欢而散。三连冠的豪门嘉世队长,荣耀教科书,荣耀第一人,三次最有价值选手,两次输出之星,一次一击必杀,战术大师,斗神……不参加商业活动,陶轩守着一座金山却不能动,点滴的无奈苦恼日积月累滋生成了恨意。

他恨叶秋不懂自己。商场是另一个光怪陆离的新世界,不见硝烟,人人脸上带着假面。而叶秋呢,在赛场上冲锋陷阵,不知道要比他爽快多少。

陶轩一直不明白叶秋为何固执清高至此,叶秋也从来守口如瓶。直到这些零碎点滴经年累月织成了八年的积怨,陶轩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嫉妒与渴望,他从越云挖来孙翔,预定了下赛季转会的肖时钦,逼着叶秋退役。叶秋走得干脆又干净,什么也没收拾,也没留什么话,一个人坦坦荡荡走出嘉世的大门,走进漫天飘散的雪花里。

直到第九赛季挑战赛。

“我就是叶修。”

“叶秋是我弟弟。那时我借了他的身份证注册,就一直将错就错了。”

一旁的陶轩和冯宪君常先一起如同五雷轰顶。他突然间明白,原来叶修这些年里不肯出席商业活动不肯露面,不肯如他所愿变成一座金山一棵摇钱树,不过是因为用着假名。

可他为什么不肯告诉自己呢?如果当时就知道……

叶修吗?苏沐秋知道,苏沐橙知道,陶轩不知道。

陶轩想知道叶修把自己当成什么。

发工资的老板?床伴?还是兄弟?

旧时光里陶轩找不到一个自己的定位。那几年他们不像情人不像兄弟,有时候彼此过界干涉对方的一点隐私,更多时候却保持着礼貌的空间。陶轩会去劝他少抽烟少熬夜,却从不给他买戒烟糖也不会督促他早睡觉。他们的相处客气疏离,只有肉体有机会合二为一。




在B市的商人陶轩比H市的嘉世老板陶轩做得更好。一方面是有了经验,另一方面是没有了阻碍。于是B市的商人陶轩游走在酒会宴席谈判桌之上,温柔乡也没少去,陪客户或者放松自己。

怀中的温香软玉咯咯笑起来,纤细的手指绕来绕去缠上他的,摆出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这过分亲密了,陶轩反射性地一躲。女人也不恼,食指点在他无名指上。

那里有个环形的印子,比周围的皮肤都白皙许多。

“陶老板倒是个顶顶长情的人呢。”女人掩着嘴笑起来,“原来我想错了,陶老板不是为了风流快活,倒是来慰情伤的?”

可不是吗,长情的人来这温柔乡里。陶轩勾着嘴角扯出一个笑,反手抚上女人的指节,光滑细腻,纤若无骨,是一双保养精致的手。他不由得想着她身体的其他地方,心里想着,身体也在动,女人在他身下娇笑,一串一串银铃一样。

也不是没有越界的时候,就比如这个环形的印子。第一赛季决赛的颁奖礼上,叶秋倚在选手通道门口,看吴雪峰站在台中央将奖杯高高举起,看场内万余观众欢声雷动见证王者加冕。陶轩在他身后站着,脸上挂了温和的笑。叶秋回头颇有些狡黠地对他眨眨眼睛,扔了什么东西给他。陶轩反射性地用手去接,是刚发下来的冠军戒指,内侧刻着叶秋-一叶之秋几个字。

“老板,我们拿了冠军,你也没有这个,想想怪可怜的。喏,拿着玩。”

十八岁斗神的脸是锐利和成熟的混合,他不收敛锋芒,也不过分圆润,他只按自己舒服的方式为人处事,偏偏这样子最让人心动,也最勾人。于是天时地利,天雷地火,谁也没想到刚拿了冠军的一个战队老板一个战队队长,跑到离比赛场地最近的酒店开了一间大床房。

和叶秋做|爱的时候陶轩很兴奋,即便这不是他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叶秋小了他快十岁,却总是在他面前硬撑出一副少年老成,在床上也一样。陶轩爱惨了他这副样子,偏他是多年纵横情场极熟练的,就放出那些手段来。他没说什么,在他看来叶秋也不在意什么,两个人倚在床头抽两支事后烟,火光明明灭灭亮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仿佛两条线磕磕绊绊终于交出一个点。

生命之光,欲念之火。

他的罪恶和灵魂。

那枚冠军戒指陶轩就这样戴了八年。身边的女人睡熟了,陶轩无意识摩挲着那圈细白的印子,点起一支烟来。他沉重地吸了一口,将烟全数都咽回肺里,呛得流泪。




后来陶轩见过叶修一次。四九城的圈子就那么大,也是那个时候陶轩才知道叶修是B市人,有十分根正苗红的血统,有个军界呼风唤雨的爸和商界手眼通天的弟弟。那个不小不大的晚宴上不少人围着他转,他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仍然点一根明明灭灭的烟,人散的差不多了陶轩走过去,叶秋两个字在舌尖过了一遍又落回喉咙里。

“我总是会忘了你叫叶修。”

“那就叫我叶秋。”叶修闲闲散散一点头,“好久不见,陶哥。”

是好久不见了。两个人都默契地不提荣耀那些事情,寒暄的话转了一圈又一圈,汇在晚宴上经久不变试探与假面的洪流里。陶轩是商场里浸淫过这些年的人了,和谁沟通似乎也永远带着恰到好处的分寸,好像双方都默认不会越界的准则。头顶悬着的水晶灯璀璨耀眼,将那些光阴分割成两半,一半年轻热血,一半自私凉薄。

回去的时候叶修跟他一道。陶轩本开了车来的,出了门却要走回去,叶修跟在他后边,远处的道路与天边的夕阳混在一起,黄灿灿一片扎了眼。远山、飞鸟、晚霞,好看极了,可浓重的夜幕却倾轧下来,色彩消失了,五光十色都归于混沌迷蒙。

夜风有点凉,路灯从远处的上方洒下飘忽的光。陶轩停下脚步来等他,点上一支烟,口袋里抖出另一支递过去。叶修倾身从他嘴上借火,眉眼面容在他眼前无限放大,陶轩没躲,只是一瞬又很快分开。街边温吞伤感的歌循环着播放,每个人都有一段过往,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陶轩没想着隐藏什么,叶修也一样。两团烟雾交缠着升上去,又在暗蒙蒙光秃秃的天色里被风撕扯开。他们一路沉默,也确实没什么好说,十多年的路不是半个小时走得完的。嘉世王朝倾覆,兴欣黑马崛起,那些年人如草木心如露,在他授意下变得毁誉参半的嘉世队长,刘皓和陈夜辉,孙翔和肖时钦,邱非和夏仲天,陶轩脑子里的人影光影走马灯一样乱转。

却知既往不可追。

于是一句好久不见,一句再见,就说完了十五年的浮光掠影同道殊途,谁电脑前烟雾缭绕的侧影,谁生意场上觥筹交错的忙碌,最后声名都归于尘嚣里荒草黄土。




赛前采访的直播早结束了,陶轩伸个懒腰站起来。桌上的电话嗡嗡响了几声,踩着电视里天气预报的前奏。

竟然是个电竞记者,不知怎么辗转找到他,说要做个采访。陶轩疑惑了半天,他觉得自己早退出了那个舞台,战队老板战队经理公会会长这些人物,本也比不上职业选手的风云光彩。记者却含含糊糊地说陶老板您能一样吗,又拐着弯子试探他方不方便说一说他和叶修的事情。

陶轩在电话这头一愣,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记者想要的——不过就是嘉世拆分时云山雾罩的那点真相。彼时嘉世最后一次公关危机,昔日斗神退役的内幕和退役后的可怜一点点被曝光,像一颗颗深水炸弹,媒体和各大战队队长一边倒谴责嘉世和陶轩。陶轩十年来第一次放弃了公关,宣布进入新闻缄默。他戴上墨镜跑去兴欣网吧,意料之中只见到一批批记者和媒体。

他想见叶修。

那时候他才发现他和叶修竟从来没有坐下来从头到尾心平气和好好谈一次。十年来叶修忙着征战赛场,他忙着商业运作,彼此理念不合,又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在商言商,过去的七个赛季,他总是寄希望于叶修的突然明悟,他不明白叶修莫名其妙的固执和不肯体谅,明明他自己已经尽力在后方支持这个战队。

于是他终于失望,终于怨念丛生。他终于撕破脸皮不留任何情面,他把叶修从斗神的王座上推下来,换一个合他心意的顶上去,像他做惯的那些个互惠双赢的生意。

他和叶修又能算什么呢?理念不合的老板员工,渐行渐远的兄弟,同床异梦的情人,拿出来哪一个都没法和利益相比。

而之前那些日子里想的都是过去的志同道合,现下的抵足欢乐,却从不去想未来。无数个混沌的夜里叶修眯着眼叼着烟,依旧那样让他心动,却再没力气抱有期待。

陶轩最终没有接受那个采访。他放下电话叹口气,慢慢拖着步子走回房间里去。居家服和拖鞋都是昨天就晒过的,带着点莫名熟悉的烟味和冬夜里壁炉般温暖的气息。

陶轩不是个念旧的人,他让那些旧时光都尘归尘,土归土。不过是十年一场失败的商业投资,如今他依旧一如既往的朝九晚五,在拥挤的B市开着车堵在路上听舒缓的情歌。应酬也是少不了的,时而推脱着不胜酒力的推杯换盏。在阳台上种了一点花花草草,记得哪一盆多久需要浇一次水,偶尔会打荣耀,记得哪天跟谁约好了一场jjc。会追着春节圣诞七夕的活动,也会恋旧地帮人接几个代打——无论他技术怎么不济,也是十五年的老玩家了。

他坐在床边喝一杯热牛奶,松软的床铺凹陷下去。脑中过了一遍明天的行程,似乎是有一个某总介绍来的相亲……他也记不得了,须得问问秘书。

天渐渐暗下来了,冷色调的房间装饰上色彩都淡下去,天花板的吊灯是视野中唯一可辨之物。他拉上窗帘,截断了屋外映入的最后一线微光。

他任由自己躺下来,陷在沉沉的黑暗里。


-END-


*注1:“每个人都有一段过往,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白月光》歌词,词作李焯雄,歌手张信哲。